最新基因編輯技術背后的專利之爭

10月7日,2020年諾貝爾化學獎揭曉,法國科學家Emmanuelle Charpentier(埃馬紐埃爾·卡彭蒂耶)和美國科學家詹妮弗·杜德納(Jennifer A. Doudna)獲獎,以表彰她們"開發出一種基因組編輯方法"。

 

兩名女性科學家此前已經因為共同發現了CRISPR Cas9基因編輯技術名聲鶴立。她們為研究人員在人體以及其它動物細胞上實現基因編輯奠定了重要基礎。

最新基因編輯技術背后的專利之爭

這項技術簡單來說,就是把基因片段剪開,并且把想要的基因片段進行拼接,使基因編輯跟在Word上面編輯文字一樣簡單,毫無疑問這是一項驚人的發明,能為人類基因科技發展帶來巨大的變化,在資本社會,這也意味著巨大的財富資源。

 

但這筆財富目前看來無法被獨享了。

 

2012年8月17日,詹妮弗·杜德娜(Jennifer Doudna)和?,敿~埃爾·卡彭蒂耶(Emmanulle Charpentier)合作,在 Science 雜志發表了基因編輯史上的里程碑論文,成功解析了CRISPR/Cas9基因編輯的工作原理。

最新基因編輯技術背后的專利之爭

這篇論文發布不到5個月后,來自麻省理工學院年僅30歲的華裔科學家張峰也在Science 雜志發表了,首次將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改進并應用于哺乳動物和人類細胞的論文。

最新基因編輯技術背后的專利之爭

怎么說呢,這種情況就類似于,詹妮弗·杜德娜(Jennifer Doudna)和?,敿~埃爾·卡彭蒂耶(Emmanulle Charpentier)發現了一座金礦,而這位張峰則率先在金礦里發現了金子。而由于一些情況,這金子還將會是合法的。

 

早期,這三人還打算合伙,創建了基因編輯公司——Editas Medicine。但沒過多久,他們就談判破裂,兩位女科學家各自單飛又開設了兩家基因公司,目前三家公司均已上市。

最新基因編輯技術背后的專利之爭

一場名與利的競爭便正式拉開了帷幕。

 

按理說,杜德娜和卡彭蒂耶發表論文在先,申請專利也比張鋒他們早得多,優勢很大。但這愣是被張鋒團隊一套組合拳給破功了。首先,張鋒團隊借助一系列司法解釋把CRISPR的專利拆成了好幾十份,從法理上把"金子"和"金礦"的所有權分了開來,然后又花錢走了專利審核的"快速通道",讓他們的專利比杜德娜的更早獲得通過。

 

最后,他們還巧妙運用了美國時任總統奧巴馬的一些新政策,提出這個專利的有效性要基于"誰先完成研究"而非"誰先申請專利",為此張鋒拿出了過去兩年的詳細實驗記錄,明明白白地記錄著他早在杜德娜的論文發表之前就已經走在了她的研究進度之前。

 

此外,張鋒果斷宣布對學術界開放CRISPR/Cas9基因編輯的專利,只要研究不是出于商業目的,就可以隨意免費地使用。不僅如此,他還把自己的研究資源放到公共庫Addgene中,免費分發于天下,一舉贏得了整個學術界的支持。

 

更重要的是,張鋒團隊很快就把CRISPR/Cas9玩出了花——自2013年至今,張鋒發的論文之多足可用排山倒海來形容,隨便哪一篇開拓這一片科研新天地。自CRISPR/Cas9發明以來,其一半重大突破都出自張鋒之手,剩下的也多少用到了張鋒免費分發的科研資源,幾年下來,張鋒在基因編輯領域一哥的地位幾近無可撼動。

 

2014年,美國專利商標局(USPTO)批準了張鋒所在的博德研究所的專利請求,來自加州大學的上訴也在2016年被悉數駁回。此后的專利訴訟,張鋒團隊也始終處于上風。

 

雖然專利上不占優勢,但杜德娜和卡彭蒂耶卻獲得各種高級學術獎勵,在今年十月也拿到了科學界的最高獎,這可是能名流千古的事跡。

 

不過說真,這些獎不獎其實都挺虛的,科學技術說到底還是要應用起來才有意義,張峰團隊的做法雖然有奪人成果之嫌,但他們也的確為科學發展做出了貢獻,今年3月4日,張鋒創立的Editas Medicine公司宣布:CRISPR療法AGN-151587(EDIT-101)治療先天性黑蒙癥10型(LCA10)的I/II期臨床試驗,已完成首例患者給藥。

 

這是全球首個在體CRISPR基因編輯臨床試驗,此次也是全球首例CRISPR基因編輯的在體給藥。更是人類攻克遺傳性疾病的一大步。在CRISPR技術誕生之前,這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最新基因編輯技術背后的專利之爭

總之,爭歸爭,技術別給落下就好了,科學家想爭取自己應得的利益無可厚非,但忘記自己本身的最高價值,就著實本末倒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