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時間在深圳龍崗區發生的一起教師侵權案成為了網絡的熱門新聞,事情發生后,3月6日對侵權人進行了處罰通知,處罰內容如下:

 

論深圳"最美"女校長的抄襲事件

 

根據相關法律法規,我局決定對胡紅梅作出如下處理:

1.責令其立即停止所有侵權行為。

2.撤銷其如意小學副校長職務,調離教學崗位。

3.撤銷"龍崗區胡紅梅名師工作室",撤銷其龍崗區"先進教育工作者""優秀校長"等榮譽稱號。

4.責成所在學校在本學年度師德師風考核中將其定為"不合格"等次。

對胡紅梅已獲得其他相關榮譽稱號,我局將積極配合相關部門和單位按相關規定處理。今后,我局將進一步加強師德師風建設,營造風清氣正的育人環境。

 

事情的原委經過是怎樣的呢?我們來重述一遍:

 

山東淄博一小學語文老師王愛玲在其個人微信公眾號上發文,指出深圳市龍崗區如意小學副校長胡某涉嫌抄襲自己和他人出版的書籍內容。據舉報文章,2018年5月,王愛玲第一次在微信里刷到"胡紅梅閱讀單六十例",發現其中一部分書目全是盜用自己的作品《中高年級共讀共寫指導書》。2月28日,王愛玲接受采訪表示,舉報文章是她本人所寫。兩年前,她就發現了自己的作品被抄襲,但是沒有去投訴。近日是看到一個朋友發的朋友圈信息,得知有更多受害者,決定發聲。

 

另外,女作家陳迅喆的讀者在無意中發現《大貓老師的作文課》一作品被胡紅梅抄襲,于是馬上將情況舉報給陳迅喆,陳迅喆這才發現這位胡某已驚抄襲自己的作品兩年之久,其中不乏著作和講座。胡某還抄襲其他人的作品。比如山東淄博高新區第一小學副校長王愛玲(筆名冰湛玲)老師的書單,臺灣林女士08年創作的《假如要有學習單》,加拿大老師設計的作業單等等。隨后,王愛玲在朋友圈也發出了相關聲明。胡某在抄襲的過程中一個字都沒有改。

論深圳"最美"女校長的抄襲事件

 

事發之后,胡某也在朋友圈發了道歉聲明,只是內容上實在過于官方,且避重就輕:

 

論深圳"最美"女校長的抄襲事件

 

其實傳播知識無可厚非,教師本就是為此而生,但如果科普工作者在傳播科學知識的時候,說科學成果都是自己發明創造的,這怎能讓人舒服?明知是別人寫的書,卻加上了自己的名字,并進行出版,對于之后的榮譽也照收不誤,實在不像沒意識到著作權的好處。

 

本來好好地道歉也就算了,后來又加了句:"如果還得不到諒解,我也將遺書奉上,真誠道歉,真心無惡意。" 就讓人很不解了。

 

論深圳"最美"女校長的抄襲事件

 

以死相逼,強求原諒?

 

于是,網上的輿論就瞬間炸開了鍋。同時,也暴露了很多問題,比如,現很多人的知識產權意識很薄弱,甚至于對知識產權保護有了誤解。

論深圳"最美"女校長的抄襲事件

 

"學高為師,身正為范"。在國內,教師這個職業一直很有爭議,爭議的點無非在于道德及能力與薪資之間的矛盾,這里不拓展討論,但身為一名教育未來的老師,"身正"這個要求并不過分。

 

我們再來反思,為何會有人對"抄襲"如此寬容?

 

首先,抄襲能給人帶來收益。原創太難,且耗時太長,不讓抄襲對于一些人來說便是斷了財路??梢赃@么說,贊同抄襲的人,都是想不勞而獲的人。

 

另外可能還是因為我們擁有得太多,中華五千年的文化,眾多偉大前人的積累,讓我們沒有意識到知識的珍貴性,并且覺得怎么索取都是合理的。

 

有人說:沒有知識產權保護的時代產生了微積分、誕生了諸子百家、發生了兩次工業革命。

 

論深圳"最美"女校長的抄襲事件

 

論深圳"最美"女校長的抄襲事件

 

 

然而,這只能是詭辯,也許諸子百家那會的確還沒知識保護權,但不代表有了知識產權就不會出現百家爭鳴和微積分。(順便一提,知識產權最早起于13世紀,比微積分出現得要早。)

 

小金大概分析了上面的想法,簡單來說就是:知識就是該拿來共享,如果拿來謀利那便是不對的,是可恥的。發明出來的東西就該屬于全人類,而不是屬于個人。

 

不過這種想法就算跑到圣人面前述說,也只會挨板子,孔子就曾說過做好事就要理直氣壯接受"回報",這樣才能有更多人傾向去做好事,畢竟你不能要求每個人都有那么高的精神覺悟。

 

論深圳"最美"女校長的抄襲事件

 

事實上,正因為知識產權保護的興起,越來越多的人更愿意去創作,大膽發表自己的idea,并利用自己的創作去來為自己帶來生活的物質支持,好能有更多的時間和空間去創作更多的東西。

 

就像多年前的五筆輸入法,如果那時王永民維權成功了,有了更多的資金進行研究,也許又會有新的更具中國特色的軟件也不一定。歷史不會重來,但至少能讓我們有了借鑒。

 

這也是我國為何在2008年開始宣布實施"國家知識產權戰略",就是為了鼓勵科技創新,而科技創新發展關聯著民族興旺、國家強盛。

 

總結:這次事件看似只是一個教師的"為師不當",但其背后衍生的問題則是百姓對知識產權的不重視與不理解,知識付費已是時代趨勢,而這不是單純地因為現在的人越來越趨利逐益,而是這樣才可以在這個時代保護原創之火不被熄滅,且越燒越旺盛。